您的位置:

首页> 明星偶像> 女明星的性交易

女明星的性交易

本故事讲得是一位影视明星的成才之路。她叫任音音,刚成年的任音音没出名时,为求能上名导演的戏。任音音母女俩竟不惜「前赴后继」和导演「交易」。

为博得上戏的机会,首先是她母亲小莉打头阵,找导演「交易」,因为其母亲风韵犹存,长得也很不错,比有些导演还年轻,还是有导演愿意和她这幺做。

等她母亲搞定导演后,再把她奉献出来……就靠这样的套路,她拍了很多部戏。终于一举成名了……

这故事实在有点骇人听闻:其实「性交易」这样的事情在演艺圈子里很普遍。

娱乐圈存在「色导演」不假,同时某些丧失人格自尊的女演员主动献媚,甚至开好了房间向导演「献春」的情况也为数不少。

女演员上床是要上戏的「必要」準备,然后按照「规矩」在其所导演的影视作品中,给她安排角色,导演玩几个女演员太不算什幺了,说到底,影视艺术,就是女演员向导演献身的艺术,是千万演艺界女子卖身求名的慷慨悲歌。

任音音

暱称:音音

生日:1982年。9月,16日

星座:狮子座

血型:A型

身高:164公分

体重:52公斤

学历:大学/某戏剧学院

出生地:上海市现居地:北京职业:无业。北飘一族,

个人才艺:舞蹈、钢琴……


吴小莉

任音音的母亲

一位长得非常性感的女人,长得很像明星奥黛丽。赫本--【罗马假日】的女主角。

身高:167公分

体重:60公斤

学历:大学职业:舞蹈老师长

出生地:上海市现居地:北京


第一章

1998年。吴小莉为了任音音在戏剧学院学好影视艺术,她辞退了在上海的舞蹈老师工作,把家搬到北京做专职陪读。她坚定不移的相信任音音的前途就是成为影视明星。

吴小莉为了能让任音音上名导演的戏。通过朋友介绍和着名导演黄大山的助理小王认识了,第一次见面是在电影学院附近的一酒家。席间,两人不停地敬酒,吴小莉与小王都喝了不少。

第二次和王导演见面是3月的一个下午,吴小莉提着价值二千多元的礼品,登门拜访了小王。之后两人曾有多次约会。

小王说现在进入影视圈,我有必要提醒你们影视圈挺乱,不好混。我刚进入的时侯,就发现大多数导演都是那样。大部分导演和演员都是各取所需。不知道你和任音音会不会付出那幺大的牺牲。

任音音的母亲吴小莉说「没办法,谁让这孩子就要走这条路呢?王导演看在我们老乡的情份上,请把音音推荐给黄大导演。给我们一次机会」。

后来才知道,这个王导演是个大流氓,面对这位37岁风骚无比的俏少妇。

小王的心不禁痒起来了,他看上了吴小莉,每见到她小王都有一种冲动在下腹涌起。想要和她上床。

「好吧。你稍等等。我看有机会就把音音推荐给黄导演好吧。」

在他们多次约会谈话中小王以自己是单身,有时苦闷,以对「房中术」有兴趣等方式对她进行了暗示。

聪明能干的吴小莉在多方面探查了解后,发现小王和黄导演确实很熟,很受黄导演的器重后。为了任音音的前途,要想见到黄大导演,她必不可免地给于他「好处」。吴小莉毅然主动给小王打手机说;只要他能把任音音推荐给黄导演演戏,她会答应小王的「房中术」要求。

「性交易」自然而然的达成了。当然这种事是瞒着才18岁的任音音进行的。

那天上午,小王给吴小莉打手机说有急事要见她。

10点小王如约开着奥迪A6来到任音音母女平日租用的那一套住房。那正巧是任音音去上课的时间。

吴小莉下了楼对小王妩媚迷人地一笑,手掠了一下前额垂下的波浪短髮。坐进小王的车里。她穿的短洋装一坐下来便缩到膝盖以上,露出一大截诱人的大腿,连长筒丝袜的宽花边都能看见。

「馋猫,你这幺猴急找我干什幺?」

「我想观赏你的小穴。」小王一只手放在了她的膝盖上,扶摸着她的长筒丝袜。

「讨厌,说这幺难听的话。我看把你宠坏了。」高雅的吴小莉不禁别过脸去,露出羞耻的表情。

「我给你约好了导演黄大山。推荐让她演戏的事。」

「真的?!太好了!你真帮忙。」吴小莉喜不自禁地说。

「不急呀,你该让我解馋观赏了吧?」听得吴小莉不知所措。

接下来小王不再说了。吴小莉也默默无语。半晌吴小莉用低得几乎让别人听不到的声音说;「你真想要,就找个地方」。

小王把车一直开到郊外的一处无人的稻田旁。小王不客气地一把抱住吴小莉又是亲又是摸,将吴小莉按在座位上,将嘴吻着她的嘴,将她洋装上衣的扣子解开脱下,玩弄她的又大又圆的乳房。用二根手指夹住那粉红的乳头磨来磨去,并不时拉着乳头向前拉。

吴小莉的乳头是娇嫩的粉红色,大小很适中,乳晕也不大。小王用舌头尝遍吴小莉充血凝硬的饱满乳头,又吸又咬。搞得吴小莉微闭双眼很受用的轻哼。

接着小王的手费劲地想将吴小莉的红纱内裤从腿间拉下来,越急越脱不下来。

「好笨呀你。」吴小莉微笑着嗔斥他。

她轻抬起屁股,红纱细边内裤一点点脱落在脚下。凝脂似的腿间不能掩饰浓密捲曲的阴毛。

吴小莉大腿根用力夹紧,企图阻挡住小王摸索的大手。小王把她的大腿分开,手伸到吴小莉白晰丰腴的小腹下面,摸到茂密的阴毛里面,一根手指陷入她的潮湿的阴道里,吴小莉扭动屁股来逃避。

「啊,啊……不要」吴小莉脸颊一红,呼吸急促起来,她的手紧紧的抓着小王动作的手腕,圆滚的臀部也随着动作一挺一挺的。

「你好骚啊,下身都潮水氾滥了。我的鸡吧硬梆梆的啦」小王的一根手指粘满了她的亮晶晶的淫水,继续探索着。

「……嗯…让我洩出来……我想洩了……插进来吧!小王,快一点。」

吴小莉拉下小王牛仔裤的拉链,里面是他白色的内裤,吴小莉柔软的手指从内裤的缝隙钻进去,完全不忌讳女人所有的矜持。把他的肉棒握住后,慢慢地上上下下来回套弄着。

小王扒光了吴小莉的裙子和乳罩,直到她匀称光滑的身体只穿着薄薄的两双肉色丝袜。

「咱们出来干。」

「不好,被人看见不好。丢死人了。」

「我以前试过,没问题。」

小王从车上把吴小莉扶下来,让她趴伏在奥迪A6的发动机盖上,乳房紧贴在机盖上,吴小莉雪白且浑圆的屁股不住的摇动,双腿间儘是肉洞流出的爱液,眼睛警惕地不住环顾四周。

「…嗯……」小王把粗大的肉棒完全刺到了她花径的深处。小阴唇的褶皱因此完全消失,只留下一小段粗肉棒与浑圆的美臀形成强烈的对比。肉棒用力的抽插着,她的小阴唇随着阴茎的进出一张一合……

「啊……你的阴道好紧啊……夹的我厉害……」逕

小王用肉棒拚命的抽插着她的小穴。吴小莉丰满的大腿颤抖不已,大腿尽头之肉洞被无情的肉棒前后耸动,引起强烈的性高潮。肉与肉的「卜哧!卜哧!」水渍声和吴小莉发出的「……唔……嗯……」的喊叫声混合在一起。

小王终于佔有她充满魅力的身体,插起来就更有兴致了,插得一下比一下卖力……

为人母的吴小莉被比自己小10岁的小王插得浑身发颤,口中激动的呻吟。

粘滑的液体不断从交合的缝隙渗出。她害羞的摇着头,小嘴张开,发出「啊啊」

的叫声。

「快啊,我已洩出来……你快射吧……这被人看见不好。我还有姑娘呢,丢死人了……」她的丝袜美腿不停地逢迎的弯屈,主动以花径向后攻击小王的阴茎。

「我,我不行了……你插死我了……啊……」

15分钟后小王的的鸡巴也颤抖起来,一股无法阻挡的冲力,伴随着剧烈的高潮,浓精喷射而出,射在她的体内。肉洞里慢慢涌出白色的精液,顺着阴唇的下部滴到了草地上……

事毕,两人又在车里缠绵了许久,直搞的吴小莉求饶为止。

第二章

在他们回来的路上,小王告诉吴小莉导演黄大山正在筹拍一部40集的古装电视剧。现在正在挑演员。他已经推荐了任音音演一个丫环,虽说是女配角2号,但主角都是大腕,剧本很好肯定火。

吴小莉问小王,黄大山看了音音的简历是什幺态度。小王说不太确定,黄大山说:「这姑娘模样倒是蛮可爱的,只可惜年龄小了点。」

吴小莉让小王想个好办法对付黄大山。

小王说:年前,黄大山执导一部电视剧时,曾经与一名条件、感觉都不错的女演员达成了类似的「交易」,不过可惜的是,当导演和女演员即将就演出签订合同时,製片人却表示反对,称香港投资方老闆已经定好了女一号。就在黄大山心急如焚,準备将女二号的表演机会给该女演员时才发现,女二号的人选也早就定。

最终的结果是,该女演员在经历了一场「交易」后,居然一个角色也没争取到,她认为黄大山是存心欺骗自己,于是就将两人隐秘的「交易」录像寄到报社及黄大山所在的单位,黄大山因此被单位处分过。

黄大山现在是一次被蛇咬,十年怕井绳。对和他上床的女人,挑剔的很过分。

说实话他现在喜欢的是听话的,像女奴隶似的女人。没有危险性。凡準备上床的女人都要在他家当几天僕人。让他观察满意后,才有下一步。

吴小莉恍然大悟,「你是让我做他的女奴?」

「确实很难做,你想好了,再给我打手机。」

那天音音发现她母亲吴小莉回来的挺晚,问她话也没精打采的,母亲换了衣服洗澡后就睡觉了,也不问自己吃饭了没有,心理很疑惑。

在打开洗衣机準备洗衣服时,发现裹在母亲吴小莉外套里面的红纱细边内裤,被撕破了,上面有粘乎乎的东西,她隐隐约约有不祥的预感。

3天后吴小莉给小王打手机说她想试试。过了2天小王通知吴小莉他和黄大山介绍了情况。黄大山要面试她。

吴小莉深知黄大山是玩弄女演员的高手,很讲品位的,于是精心地打扮,光艳动人的雪白胴体穿上了一身高档性感的黑丝内衣。黑色吊袜带。黑色的带大花图案的长筒丝袜。细高跟皮鞋。外面是洋装短裙。凝脂似的雪肤、苗条匀润的身材,一点都看不出她已有37岁。

那天是中午小王开着奥迪A6把吴小莉送到黄大山的别墅。在车内小王让吴小莉把内衣脱去,光身子穿上了洋装短裙。吴小莉没问为什幺。乖巧温顺的照办了。

开门的是一个18岁左右如花似玉的小姑娘,笑吟吟的,说话露出一对酒涡儿,

「王导演你们来了,黄导刚起来,在二楼卧室。你领吴女士上去吧。」小姑娘穿了一身红色的短裙,长筒丝袜。高跟皮鞋也是红色。全身都显示出了少女特有的诱人媚力。

黄大山的卧室很大,拉着窗帘,他坐在双人床边的大皮沙发上。看着剧本。

黄大山有58岁,一米八0的个子,红光满面,大背头。

他傲气十足地端详着吴小莉。只见她一头焗成栗色的波浪短髮,鸭蛋脸,两道细细的柳叶眉下,水汪汪的大眼睛,还有一双丰挺的乳房向上翘翘,起来路来微微抖动,高高的鼻樑,樱桃红的性感嘴唇。

「小吴,你以前是搞艺术的吧?很有气质。」

吴小莉的心紧张地彭彭乱跳,简单扼要地把自己和任音音的经历述说了一遍。

希望黄大山能给任音音一次机会上他导演的戏。,自己会报答他的。

「你咋报答我?你能做什幺?」黄大山咄咄逼人地说。

气氛越来越紧张,吴小莉无法说出口,快急出眼泪般地看着小王,期盼他的解围。

小王坐在双人床上悠闲自得地吃着果盘里的樱桃,「你咋想得就和黄导直说,黄导是大好人,很会帮助人的。」

「我想做您家的僕人。我会听话的,让您舒服满意。」吴小莉潮红着脸低着头,用很低得声音说。谦卑地真好像是一个女僕。

「我想看看你是如何听话的,小王你和她做给我看」

小王一把搂住吴小莉让她坐在自己怀里,脱下她的外套,露出赤裸的好像雕像般匀称的上半身,白桃般的乳房是向上翘的,

两手各握住吴小莉的一只乳房,大力揉搓起来,触感柔嫩丰满。

「黄导这对乳房长得美吧。你再看她的小穴,那是我的最爱」。小王把吴小莉仰面躺倒在身旁,像摆弄玩具似的随心所欲。

他把吴小莉的短裙推到腰部,腰以下都是赤裸裸的,凝脂似的雪肤、苗条匀润的身材,将她两大腿打开,一条腿抬起抗在小王的左肩膀上,让她的阴户大开。

浓密捲曲的阴毛不能掩饰阴唇的粉红细嫩,肉缝是淫湿紧密。

「真是够淫蕩的吧?她的阴道能3段咬合,把男人的根夹得很紧,您试试」黄导的眼睛正盯着那里看着,鸡巴已经变硬了。

「啊,真让我心动啊,小吴我可以试试吗?」黄导脱下裤子。

吴小莉被臊得满面通红,两手摀住脸。不情愿地点点头。

黄导把吴小莉的高跟皮鞋脱掉,将还穿着黑色长筒丝袜的小脚放进口中吸了起来。他吸着她的脚趾,用舌头轻舔着她的脚背,

吴小莉的双腿被抬起抗在他的左右肩膀上,黄导一手握着阴茎,一手扶着她的丰臀,对住阴道口往里用力一插,「唧」的一声,便捅了进去。

听见吴小莉「嗯」的一声叫后。口中激动的呻吟不断,小阴唇随着阴茎抽插也一起捲进翻出,粘滑的液体不断从交合的缝隙渗出。

黄导弯腰两手各握住吴小莉的一只丰满的乳房,揉搓起来。用力的捏挤,彷彿要挤出乳汁似的。

「唔……唔……唔……」在不道德的性交中吴小莉也会抑制不住的呻吟。她感受到了高潮,身体逐渐僵直,头部后仰着,

随着吴小莉阴道发出的「扑哧~~~扑哧~~~~~」的插穴声,黄导满意地说「

脸蛋儿长得这样高尚的女子我还头一次玩。我开始喜欢她了」

黄导一口气就是一百多下的猛操。抽插地速度越来越快,吴小莉的下身也越来越湿,「呱叽、呱叽」的不停的响。

吴小莉两脚朝天,小脚挂在他的肩上一甩一甩的,呼吸急促,挺高胸部,勃起的奶头被小王用牙咬住,揪起2寸多长,

「啊!!!嗯!!!嗯!!!嗯!!!」吴小莉挺不住了,下身不断的急促紧缩着,发出亢奋的娇喊声……发情的淫液已洩出来,很快流湿了她的整个大腿根。

黄导喷着热乎乎的鼻息,拚命的忍着做最后冲刺。大腿也因为流汗的关係闪着细细的光点。将阴茎抽出大部分,跟着猛沉屁股,「扑哧」一声,鸡巴完全捅进的吴小莉阴户中,把吴小莉捅得在床上向前一耸。就那样像打椿机一样用力向下撞击,每插一下,吴小莉都浪叫一下。

「啊,天啊,黄导,你好猛,轻点,」吴小莉讨好地媚笑着嗔斥他。

「啊,出来了!!!」黄导滚烫的精液象洪水一样地喷了出去,直射入吴小莉的子宫中,而且连续喷涌了好多下。

「小王来接力!」

第三章

吴小莉深知黄大山是玩弄女演员的高手,很讲品位的,于是精心地打扮,光艳动人的穿上了一身高档性感的黑丝短衣裙。黑色的带大花图案的长筒丝袜.细高跟皮鞋。还不停地让音音换上最漂亮的服装……

任音音嘲笑她妈妈是老土,像是去相亲.她穿了一身白色的短裙,旅游鞋,全身都显示出了少女特有的诱人媚力。

那天下午小王开着车把吴小莉母女送到黄大山的别墅。在途中他又给佣人张玲打了个电话,说他们就要到了,让她準备一下。

京城郊外,一片翠绿的群山环抱之中,黄大山的豪华别墅佔据了约50亩土地。高大的院墙,里面是一座3层的白色别墅。花圆,假山,小型高尔夫球场,处处显示了主人的尊贵和对西洋风格的喜爱。

开门的佣人是一个40多岁的妇女叫张玲,笑吟吟的看着他们。

「表弟你们来了,黄导刚起来,在二楼卧室。你领吴女士上去吧。」

黄大山的卧室很大,拉着窗帘,他坐在双人床边的大皮沙发上。看着剧本。

黄大山有45岁,一米八0的个子,红光满面,大背头.

「黄导,这位就是任音音,条件很好的,音音过去让黄导看看。」小王说.

一个看上去十八岁、长着很漂亮身材的女孩子走了过来,身穿一件的白色短裙,雪白的短袜,休闲鞋。她看见黄大山不好意思的微低下了头.

黄导傲气十足地端详着任音音。

只见任音音一头长髮,瓜子脸,两道细细的柳叶眉下,水汪汪的大眼睛,高高的鼻樑,樱桃红的性感嘴唇。还有一双丰挺的乳房向上翘翘,走起来路来微微

抖动……

「音音,这儿有首歌曲,你给我唱一段。」

任音音看了看歌曲,轻声唱了起来--

「情深深,雨濛濛……」

黄导听着露出一丝笑容,一边鼓掌,一边称讚她有专业水準。

「音音以前学过钢琴吧?发音很準。很好!小王,你咋不让客人们坐啊?」

小王赶紧让吴小莉母女坐到真皮沙发上。

「黄导,你们先聊着,我出去看看您的高尔夫球场。」

小王出了别墅,穿过花圆,上了假山,他沿着山路一口气爬上假山顶。在凉亭下一张石桌旁边坐着两位女士,一位是小王的表姐张玲--她是黄大山夫人的保姆。

一位是黄大山的夫人--鞠雪,很美艳的少妇.今年41岁,她原本是电视台的女主播,她气质高贵,举止温柔文静,极具东方美女的柔媚风韵。

20年前她千挑万选后,嫁给了刚留学回来的黄大山。当时鞠雪的名气远在黄大山之上,这段「佳人爱才子」的美谈在文艺界很是轰动。

只可惜红艳薄命,婚后鞠雪才发现黄大山是个品行卑劣的恶棍,他思想淫秽不堪。

他凭借自己是导演的地位,长期与多名女演员有不正当性关係.有的女演员

怀孕后闹到她这儿……

多年来,黄大山不仅不听鞠雪的苦口婆心地劝告,还动手打她。他说国外的导演都这样,让她以后少管他的事情。

3年前,精神几乎要崩溃的鞠雪不堪忍受来自黄大山的种种绯闻,她写了一封检举信送到了黄大山的单位后,服了大量安眠药企图自尽.虽被救活,但昏迷了5天的她得了记忆力丧失的重病,反应没过去那幺灵巧,失去了记忆,那也就是说她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了。

黄大山可被那封检举信害惨了,单位对他进行严厉批评,记了大过.要不是有领导出来说情,要爱惜「人材」,他差点被赶出文艺界。

可是黄大山并未改恶从善,随着他几部电影获得国内国际的大奖,他更变本加厉了。而对夫人鞠雪他除了冷漠之外就是仇恨!

……

「表姐你看,我给你儿子办好了上大学的录取通知书。」小王兴沖沖地对表姐张玲说.

「呀!这太好了,我还以为你办不来哪,你又花不少钱吧?」张玲喜不自禁地说.

「没关係,区区几万元吧,算我出了。谁让表姐从小就对我那幺好。」小王老练地搂住表姐张玲的丰腰,亲吻她的脖子。

「讨厌。小心被别人看见」

「夫人,您还认识我吗?您还和以前那样光彩,美丽。」小王看着鞠雪标緻的脸说.

鞠雪迷惘的眼睛看着前方的远山。一点反应都没有。

「她除了自己的儿子以外,谁都不不记得了。可怜啊,」张玲看着大学录取通知书头也不抬地说.

小王内心油然升起一股想要玩弄她的念头,为这念头他已经準备了很久了。

他走到鞠雪身边,故意用手不经意地碰了碰她的乳房,他的心彷彿马上就要跳了出来。可鞠雪一点反应也没有。是啊,她怎幺会有反应呢,她现在是失去了记忆啊。

「表姐现在别墅还有谁在?」

「人都不在。司机和厨师到市里去了。」

「你给我看着点外面,我玩玩她。」

「你真要做?我的心紧张得彭彭乱跳啊。」张玲知道,表弟的付出是要她回报的。

「我来之前不是和你说好了吗?你想反悔了?」

「那你可快点.别叫黄大山发现了。我好害怕。」她走到山路口窥视下面的动静.

鞠雪穿着白色真丝衬衫,白色短裙下露出穿着浅肉色丝袜的一对笔直匀称的小腿,白色的高跟凉鞋。

小王坐在一个石磴上,把鞠雪拉到身边,然后抱起她放在自己的腿上,小王贴近她,一只手挽着她的腰,一只手伸进她的白丝衬衣,

一边隔着她的蕾丝边乳罩把玩着她的乳房,一边侧过头去,嗅着她淡淡的髮香,不断亲吻着她的脸颊,慢慢地吻到了她柔软红润的嘴唇。

「不要,你是谁?别碰我。」鞠雪有反应了,开始反抗。小王早听张玲说过鞠雪很听医生的话。

「我是你的医生啊,给你检查身体,给你看病来了。你听话啊。」

鞠雪听信了小王的谎话,不再反抗。

他把她的乳罩推到胸部以上,好漂亮的两只乳房,白嫩的乳房上粉红的一对小乳头已经坚硬地挺立着了。小王低头含着一个乳头吮吸着,柔中带嫩。

小王的手又伸到她的白裙子下面,扒下她的绣着花边的内裤扔在一边。然后直插她的阴部,天哪!摸到剧雪的阴毛了,阴唇夹得很紧.

小王又把手往下伸,手触摸到她的小缝.伸出一个手指,一下子插入她的阴道,在里面放肆地来回划动,中指在湿润的里面抽插,同时,用姆指压迫转动阴核。

忽然小王发觉鞠雪的脸红了,可见她还很敏感。眼睛也羞涩了--她真美。

没一会儿,她的小嘴微微噘了起来,嘴里微微喘息着:「……嗯……痒……

嗯……不要弄啦……」

她细腻的皮肤光滑而洁白,她大腿间的神秘花园里缓慢流出了甜美的蜜汁。

做贼心虚的小王停下来又骗她,「这是治病,要听话啊。」

小王心想我不需要你的脑子,我只要你的身子。

他让鞠雪平躺在石桌上,把她的短裙推到腰部,两手将剧雪的两条腿往两边用力撑开,雪白的大腿残忍地分开,让她的阴户大开.浓密的阴毛下粉红阴唇的湿滑。柔嫩的裂缝口看得很清楚。

鞠雪的阴道口立刻被小王的手指最大限度的张开.小王将她的屁股抬高点,然后用嘴含住她的阴道口,伸出舌头抵住她的膨胀到极限的阴蒂。

「……唔……啊……受不了……」

在他的不停抖动舌头下,鞠雪的淫水随着他的舌头,流入他的口中。在受到猛烈的口交下,鞠雪雪白的肩头开始颤抖,小王知道她的内心在羞耻哭泣。

把鞠雪的高跟皮鞋脱掉,将还穿着白色长筒丝袜的小脚放进口中吸了起来。

他吸着她的脚趾,用舌头轻舔着她的脚背,用自己的脸颊贴在她的脚弓上轻轻的磨擦着,那种滑润丝质的感觉真是太好了。小王的鸡巴终于硬挺了。

然后鞠雪的双腿被小王抬起,架在他的左右肩膀上,小王一手握着阴茎,一手扶着她的丰臀,边用鸡巴在她的阴唇里磨擦,弄得她的阴毛、大腿根上都是的淫水。

「美人!!你现在已经是我的人了。黄大山不要你了,就让我的大鸡吧来收拾你吧!想不到我竟有这等艳福!」小王对住阴道口往里用力一插,「唧」的一声,便捅了进去。

听见鞠雪「嗯」的一声惊叫后。肉棒一半插进淫肉穴里.小王往里一寸一寸的插入,等到完全插入,又慢悠悠地抽出,直到油光光的大鸡吧上都是鞠雪的淫水后。

突然他用力往上一挺,粗长的大阴茎在那细小的阴道里、大行程的抽插,犹如急风暴雨,小阴唇随着阴茎抽插也一起捲进翻出,粘滑的液体不断从交合的缝隙渗出,

鞠雪口中激动的呻吟不断。呼吸急促,挺高胸部,扭动雪白的屁股。

「……唔…捅死我了……啊………」

小王弯腰两手各握住剧雪的一只丰满的乳房,揉搓起来。用力的捏挤,彷彿要挤出乳汁似的。

「舒服吗?舒服你就叫出声来吗!」小王地抽插足以让任何一个良家妇女失去理性和理智,完全沉浸在肉慾的享受中去。

「唔……唔……啊……受不了……了……哦……天哪……啊……」鞠雪抑制不住的呻吟。她感受到了高潮,身体逐渐僵直,头部后仰着,下身往上挺着。嘴里发出性快感时才独有的呻吟。而且呻吟声愈来愈大……

小王满意地说:「脸蛋儿长得这样高尚的女子,我还头一次玩。我开始喜欢你了。」

他一边不停地抽动,一边亲吻她湿润的双唇,鞠雪的阴道柔软而富有弹性。

阴道的肌肉有力而均匀地夹着小王的鸡巴。她的淫水好多,阴道猛然缩紧好像不肯放鬆的样子,小王几乎把持不住要射精,咬牙强忍着。

小王一口气又是一百多下的猛操。抽插地速度越来越快,鞠雪的下身也越来越湿,「呱叽、呱叽」的不停的响。

「啊!!!嗯!!用力!嗯!舒服!!嗯!!!」鞠雪挺不住了,下身不断的急促紧缩着,发出亢奋的娇喊声……发情的淫液已洩出来,很快流湿了她的整个大腿根。

鞠雪两脚朝天,小脚挂在他的肩上一甩一甩的,呼吸急促,挺高胸部,勃起的奶头被小王用牙咬住,揪起2寸多长,小王的手掌在她雪白苗条的裸体上不停地爱抚着……

小王喷着热乎乎的鼻息,拚命的忍着做最后冲刺。

他将阴茎抽出大部分,跟着猛沉屁股,「扑哧」一声,鸡巴完全捅进的鞠雪阴户中,把鞠雪捅得在上石桌向前一耸。小王像打椿机一样用力向下撞击,每插一下,鞠雪都浪叫一下。

「啊!啊!天啊……轻点,」鞠雪地轻声嗔斥小王。她的屁股淫蕩地扭动,销魂的娇叫声不绝于耳,完全不忌讳女人所有的矜持。

小王的肉棒拚命地抽插着,她的小阴唇随着阴茎的进出一张一合。

「卜滋!卜滋!卜滋!卜滋……」

鞠雪迷乱的呻吟着,扭动着满身是汗的肉体,淫液也随着阴茎的出入流了下来。她下身流出的淫液已经把身子下的石桌都湿了一页纸大小。她两对雪白的奶子随着抽送前后激烈摇晃,屁股疯狂地前后摆动。

「啊……呃……啊!我要来了!!」鞠雪的高潮终于到来了,她长声地尖叫着,向上反弓起了腰,纤弱的美手紧紧的握住,双膝微屈、两条雪白匀称的腿浮出绷紧的肌肉线条.圆滚的臀部随着小王的动作一挺一挺的。屁股离开身下的石桌,抬得高高的……

「小王!小王!有人上来了……」张玲惊慌失措地喊叫着。

「啊!!??呵呵。惨了!」小王赶紧从鞠雪的身上爬起来。淫液顺着她的大腿两侧慢慢地流了下来。


性交